從筠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從筠小說 > 其他 > 不孕妃被休五年後神似邪王的小奶包來到府前 > 第1428章 乾你何事?

-

白氏想,這個蘇七少連親都不願意迎,堂不願意拜,洞房都不願意入,一定是恨死了長公主。

如今長公主讓他丟了顏麵,他肯定會教訓她。

她們就等著長公主被教訓。

可惜,蘇七少走到長公主麵前後,伸手撥了一下她的頭髮,從她的頭髮上麵拿下來一根香菜,那是剛纔長公主推桌子時不小心沾到的。

他漫不經心的道:“怎麼這麼不小心?下次注意點,彆把自己弄臟了!”

長公主眨了眨眼睛,蘇七少這是什麼意思?

他不是應該訓斥她嗎?

“卿塵,你,你這是什麼意思?”白氏顫抖出聲,一臉疑惑的看著蘇七少。

蘇七少挑眉,突然把長公主擁在了懷裡,“冇什麼,隻不過剛纔的一切我都看到了,的確是你們以下犯上,冒犯公主在先。公主是君,蘇家是臣。你們不僅冇有做到臣子的本份,尊重公主,反而處處奚落她,更是汙衊她的人品。”

說到這裡,他清了清嗓子,又道:“至於這落紅帕之事,因公主尊貴的身份,這事隻有皇太後纔有資格過問,你們冇有資格。你們過問,這叫僭越,這叫越過皇太後。”

白氏一聽,身子頓時瑟縮了下。

好像的確是這樣。

她沉聲道:“我作為公主的婆婆,難道不該問一句?”

“你是可以問,但你不能汙衊她。她是我的女人,她和我在一起的時候,是不是清白之身,我比你清楚。我實話告訴你們,長公主清清白白的嫁給我,我們是兩情相悅,互生情愫。套用一句話,風乍起,吹皺一池春水。”蘇七少說著,愛憐的看了長公主一眼。

白氏一愣,“什麼風乍起,好端端的,你拽詩文乾什麼?”

“原來真正不學無術的人是二孃你啊?”蘇七少勾了勾唇。

這時,蘇湛猴急的在旁邊道:“娘,我知道這是什麼意思。這句話原是一個叫馮延已的詩人做的詩,不過當時的皇帝看了這首詩,就反問他,這風吹皺一池春水,乾卿何事?這就是表示此事與你何乾,或讓你少管閒事的意思。”

白氏無語的瞪了蘇湛一眼,“我知道了,你給我閉嘴!”

原來蘇七少是讓她少管閒事。

她冷著臉道:“你現在這樣說,不過是為了維護你的名譽,你不想被彆人嘲笑而已。昨日你還不願意和她拜堂成親,今天在這裡演什麼情深?”

“昨日?多謝你的提點,想起昨日的事,我還真應該向公主道個歉。”蘇七少說著,突然拉起長公主的手,朝她一臉愧疚的道,“公主,對不起,昨天是我喝多了酒,一時糊塗,才那樣對你。今天酒醒之後,我方纔悔悟,我是個大男人,不能因為之前和你的一點小矛盾,就記仇至此,這件事都是我的錯。”

這話一出,不止長公主震驚,所有人都驚了。

蘇七少對長公主的態度,和昨天真是天差地彆。

她們有些搞不懂他是什麼意思了。

難道,蘇七少是因為和長公主鬨了矛盾,昨天才那樣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